大叔的奇怪电话

大约两个月前,我接到一个奇怪的电话。在电话里,一个声音微弱的声音说:"你是韩吗?"我找不到你父亲的电话号码。我这里有他的钱。我有时间让他接电话。我叫吐尔逊。

30年前,当吐尔逊叔叔被解职到公社工作时,他在我父亲手下工作,中午在我家吃饭。他又高又壮,又白又红。然而,当他看着别人的时候,他看起来很害羞,很内向。他父亲经常要他说一句话,吃东西的时候,他就像个女孩一样安静。由于吐尔逊叔叔是一名空降兵,他的中文很好,但我父母在家里交流时会跟他说维吾尔语。他们说的话,我不太明白,很长一段时间,吐尔逊叔叔就像家里的一员,我本来叫他哥哥,我父亲不同意,说:"吐尔逊是我的同事,你还打电话给叔叔。突然,有一天,他吃东西时害羞地说:"我要结婚了。

我的父母非常高兴,甚至祝贺我,喝了一些酒,我也很高兴,很高兴。上次父亲带我去参加维吾尔族人的婚礼时,一股吃东西的味道令人难忘,我很高兴,也很期待。

然而,我等了很久,没有吃东西,吐尔逊叔叔也不在家吃饭。我问父亲发生了什么事。吐尔逊叔叔不是结婚了吗?父亲说,结婚了,但没有结婚,住在马号旁边的一座空房子里。

马厩过去常常看马夫的房子,现在是吐尔逊叔叔和阿丽娅姨妈的新家。听到这个消息后的早晨,我主动去祝贺自己。我一见到阿丽娅姨妈,就有点惊呆了。她太漂亮了,就像一个传说中的仙女。原来的脏房子是由她打扫的,用淡蓝色的石灰刷过,还提供了一个大的康。房子虽然简单,但很暖和,房间里有一股浓浓的奶茶味。

我站在门口,舌头被绑着。艾瑞亚姨妈走过来,微笑着碰了碰我的头。她拉着我的手走了进来。屠孙叔叔盘腿坐在江边,傻笑地看着我。我脱口而出,我的姑姑看起来像个仙女。特森叔叔笑着为他的妻子翻译。艾瑞亚姨妈笑着吻了我。早餐很简单,有玉米面和奶茶,我吃得很好,阿姨把蛋糕碎成一碗,让我浸泡一下。他们两个不说话,嘲笑我吃东西,有时看着对方,洋溢着厚厚的蜂蜜的幸福。后来,艾瑞亚阿姨在她的房子前建了一个纳坑,家里的女主人经常聚集在她阿姨的家里与南战斗,并交流烹饪方面的一些经验。那时,我父母很忙。我时不时地去艾瑞亚阿姨家吃饭。当我回来的时候,我责备我的母亲新疆面条有多差,也没有艾瑞亚阿姨的手艺那么好,这让我妈妈大笑和责骂:"你这个小白眼狼,你应该去屠孙家做你的儿子。



 

支付宝转账赞助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
微信转账赞助

微信扫一扫赞助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